澳门正规博彩十大网站

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嫡福 >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情理

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情理
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.biquge.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biquge.co
    林芷萱缓缓说着,若是老夫人依旧有意与自己鱼死网破,靖王府并不害怕,但是旁边尚且有虎视眈眈的肃郡王府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!又何苦咱们两家内斗,让旁人看笑话,捡便宜呢?

    这道理,老夫人自然也明白,只是如今忠勇公府被魏明煦一党压得日不过气来,谢炳初心里不痛快啊!

    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,能整倒魏明煦,就这样放弃,老夫人和谢炳初,自然都是不甘心的。

    老夫人闻言略点了点头,道:“也好,那不如就定在二十吧。哎,当真也是如你所说,忠勇公府这大半年了,就没有一天太平日子。

    朝廷上的事我们后宅妇人终归不懂,只是瞧着国公爷成日里愁眉苦脸的,诸事不得顺遂。

    也是从前想着摄政王府的门第高,我们这些外姓人也不敢轻易亲近,如今不曾想王妃竟然与我家二丫头如此好的交情,又肯屈尊,将我们当做一家人。那日后,还望王爷能多多提携国公爷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跟林芷萱谈条件了,可是除了西北的事,旁的事,林芷萱并不想想让,原本也是打算与她针锋相对,争个胜负也就罢了。次一番,也算自己功德圆满,忠勇公府明日不对靖王府发难,靖王府也暂且压下西北的事,如此一拍两散,等下回再有机会交锋。

    可是瞧着床上躺着的楚楠,面色苍白,灯影幢幢中,林芷萱瞧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老夫人,衣衫华贵,面容端肃,仿佛一刹那回到了前世,她还在世的时候,自己遇到了问题不知道该如何处置,也曾漏夜去与她请教,自己的今日,有一半是她逼出来的,却也有一半,是她教出来的。

    林芷萱知道,老夫人并不是个目光短浅没有远见的人,只是如今,两方挣得你死我活,只瞧着眼前蝇头微利,难免都会有一时被蒙住双眼,瞧不清楚。

    况且忠勇公府的那些门客们,为了讨好主子,自然都是各尽所能地出主意,怎样与靖王府相斗,谁都不会出和而不战的主意。

    战,林芷萱倒是不怕,只是两虎相斗必有一伤,这伤的不是魏明煦,就是床上的楚楠啊。

    她毕竟已经嫁进了忠勇公府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如果当真有那一天,楚楠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林芷萱心中五味杂陈,打起了精神,打算好好跟这位老夫人聊一聊,虽然林芷萱心中并没有十成十的把握,只是希望,自己前世没有看错她,希望她如今尚且还能听进自己两句逆耳忠言吧。

    林芷萱和缓了神色,道:“这是自然,都是一家人,哪有一家人不帮着一家人的道理。且不说楚楠这一层关系,那皇上是您的亲外甥,也是我的亲外甥,咱们可不本身就是一家人么?

    只是朝廷上的事,老夫人自然我清楚,咱们这些后宅的女人,不添乱就不错了,哪里帮得上忙。

    国公爷还算清闲的,您是不知道王爷担着这个摄政王的名声,朝廷上大大小小的事,都要他来费心劳力,这一整年下来,就没睡过几个囫囵觉,不是这儿起战乱了,就是那儿闹灾荒了。

    国库里的银子就没够用过,王爷愁得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,这才几年啊,我瞧着王爷头上都快有白头发了。

    王爷是大公无私,一心为国为民,总想着天下不定何以为家。从前有多少弊规陋习,繁华盛世里瞧不出来,这几年大周朝内忧外患,事情就都出来了。大周朝的这些病,已经病入膏肓,到了不能不治的地步。而要治病,要剜烂肉,挖毒瘤,就没有不疼的。

    国公爷疼,王爷也是跟着一样的疼,可是这疼,是疼一阵儿,等这病好了,由着他们爷们儿们怎样折腾,那是自家兄弟小打小闹,动摇不了国本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大周朝病入膏肓可当真经不起折腾了,眼前的病治了一半,疼了就放下,讳疾忌医,是能舒服一阵,可怕的是死于安乐啊。

    那怕疼,也请国公爷暂且忍一忍,等再过几年,王爷老了,小皇上大了,大周朝安稳了,一切都会顺顺遂遂平平安安,咱们一家人和和气气的,何乐而不为呢。

    一样的外甥,你们疼,我们也疼,只可惜先皇后去得早,如今太皇太后将皇上疼得心肝肉儿一样,那样的大火,您是没瞧见,皇上困在火里,奴才们一个都进不去,王爷孤身一人,冒着熊熊大火冲进去救的皇上。我如今想起来,还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王爷常跟我说,皇上如今年纪小,尚且担不起一国重担来,王爷勉力撑着,却也对皇上寄予厚望,希望等以后皇上长大了,能处理国事的时候,天下能相对安定,没有那么多事儿给他愁。原本咱们该是一家人,怀着一样的心思,何苦非要挣个高下出来。为臣的一起尽心国事,好好打造一番太平盛世,给皇上将来铺好路,不是很好么?

    王爷对国公爷一向钦佩,又是当初一起上过战场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的。有件事儿,说了您可能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林芷萱有些犹豫,老夫人已经被林芷萱句句真挚的话打动,心中也是闪过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瞧着林芷萱欲言又止,也是挥手,屏退了众人。才听林芷萱缓缓道:“当初,国公爷尚在西北为国征战,王爷在金陵为国公爷筹措粮草。期间曾遭人刺杀,王爷当时九死一生。去细查这伙人的来历,却发现这一批人里,竟然也有一伙儿偷偷去了西北,打算寻机会,刺杀国公爷和侯爷父子……”

    林芷萱的话声音极小极缓,可是说到这里的时候,林芷萱忽然听到后堂屏风后头,发出一声清脆的“噼啪”声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倒了。

    林芷萱倒是有几分好站在屏风后头的到底是谁了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道,林芷萱前世在这国公府住了几十年,却是知道这尤南轩后堂有个后门,通向一条临水游廊,能通后花园,直达老夫人的住处。

    这件事极其隐秘,怕是除了谢炳初,无人会知晓,甚至林芷萱曾经一度认为,这件事就连谢炳初和谢文良两个当事人也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此番这点动静,却让林芷萱心中又反起了涟漪。 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