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正规博彩十大网站

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网游之黄巾乱世 > 正文 第 九十七章 疯牛劫案

正文 第 九十七章 疯牛劫案
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.biquge.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biquge.co
    且说黄粱看到这伙匪人虽然穿着简陋,但却个个虎背熊腰,不由心惊。那为首一人更是身长八尺有余,臂粗如腿,腰大十围,容貌雄毅,此时擎刀在手,正自怒目圆睁,精芒四射,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黄粱担心戏鸢与枣祗安危,急忙下马往前,拱手说道:“诸位壮士,不知为何要劫持两位文弱之人?诸位堂堂男儿之躯,如此行径,岂非有失英雄之气?”

    黄粱虽然心中着急,但人质控在对方手里,此时若是贸然行动,难以护得两位贤才的周全,因此只能讲求策略,一边尝试谈判,一边寻觅机会。黄粱此番言语,虽然简短,其中却有文章:先将“壮士”、“堂堂男儿”之类的高帽给对方戴上,再质问其胁迫文人之举,使对方处于道德低点。

    那匪首冷哼一声道:“莫非以多欺少就是英雄行径?”

    黄粱闻言一愣,反被对方这话说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你这莽汉打伤了人还有理了?”杨雄高声喝道,他见爱将陈到和两员小将都负伤在身,怒火中烧,若不是忌惮军师在其手里,早上去拼命了!

    “对不讲理之人,还用讲什么道理!”那匪首也怒道。

    眼看剑拔弩张之势越发紧绷,黄粱急忙出声打住道:“这中间莫非有什么误会?在下黄粱,忝居汝南太守之位,壮士若是遇有不公之事,尽可言来,我当公允为判。还望诸位先行放了两位先生,二位先生乃是文弱之辈,经不得几番折腾。”

    那匪首摇头冷笑:“这等伎俩也想诓我?难保我放人之后你们出尔反尔!”这汉子虽然外表粗犷,却是不傻,心中暗忖:这世道官官相护,权贵相亲,谁会在乎平民死活?自己若是交出二人,岂不是束手待毙?

    黄粱言道:“壮士既然信不过我,那不如换我为质,放过二位先生。黄某作为一郡之守,有我为质,满城兵士必然更为顾忌。如何?”

    那匪首尚未答话,却听戏鸢、枣祗二人高声叫道:“主公不可!”

    黄粱抬手止住道:“二位先生为民忧劳,方才落此险境,我黄惟梦岂能坐视不理?”

    戏鸢、枣祗二人感动不已,各自泣拜道:“主公万不可涉险!主公胸怀百姓苍生,岂是我二人可?”“天下可无我二人,不可无主公!”

    黄粱纵声朗笑道:“我意已决,志才、元丰不必多言!”而后解下兵甲,径直走到匪首跟前。

    那匪首见到黄粱豪迈之气,心中颇为欣赏,出言赞道:“黄太守非常之人!佩服!”言罢,只见他左手一把将黄粱提拎过来,右手轻挥,让人将戏鸢、枣祗释放出去。

    黄粱被那壮汉单手提拎进贼众之中,心头狂跳不已:这莽汉是何等怪力,简直恐怖!待见军师二人无恙释放,心头方才稍安。

    黄粱镇定心神,对那匪首道:“依我看来,壮士身怀豪杰之气,不知倒底是何缘由,惹得如今刀兵相向?”

    那匪首哼声道:“何不问问你的部下?”

    此时,淳于琼、何曼、程寒等人陆续领兵赶到,而徐福也已接过戏鸢、枣祗二人,交由雷扬妥为安置。听闻主公询问事由,徐福弃了长剑,来至跟前。徐福虽然少年之躯,却是不惧群匪,便在匪前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来。

    原来,这十来个壮汉并非汝南人氏,乃是邻郡沛国谯县人,只因听闻汝南有赈粮分地之事,因此远道而来。散粮拨地需要逐人登记,但这伙人声称还有三五十同乡未到,想要一并代领。这等理由自然被戏鸢拒绝,所谓“无规矩不成方圆”,倘若人人都这般代领,那便是金山银山也不够分发。此事虽让他们有些许不满,倒没引起冲突。只是后来这伙人又说道急需粮食救急,提议将带来的一头耕牛用做抵押,换取一些粮食。耕牛在汉代乃是公家之物,一两个村子才能分配到一头,平民不得擅自虐待、杀害、贩卖和食用。按理来说,耕牛抵押之事本不应同意,但一来这伙人言辞切切,似乎真有急难之事,二来黄巾阵营并不需要遵守汉廷管制,因此枣祗便同意了此事。双方交割之时倒也相安无事,只是刚刚交割不久,那头牛便不知发了什么疯,突然狂蹦乱跳起来,直接挣断了栓柱。这疯牛之力,谁能控制得住?一时间众人被撞得东倒西歪。眼看那疯牛撒开牛蹄,便要狂奔而去,蓦然间一个大汉横拦路中,双手凭空抵住牛角,起手就是一摔。那牛被腾空摔翻在地,暴怒不已,起身便要顶那汉子,不料被大汉就势拿住牛角又是一摔。这疯牛被连续摔了两回,不敢再倔,扭头想跑,然而四蹄狂蹬竟然动不得半步。众人看时,都吃了一惊,只见那壮汉一只手拽住牛尾,手臂如有千斤之力,任那牛蹄乱蹬,始终岿然不动。疯牛挣扎半晌,渐渐没了力气,终究安定下来。这壮汉原来是那伙人的首领,枣祗等人见他控住了疯牛,本要上前致谢,不料这壮汉牵牛扭头便走。这头牛已是抵押之物,若被就此牵去,岂不白白损失了几十石粮食?枣祗见状,便命人将其围了起来,一时间双方起了冲突,互相厮打。不料那壮汉不单力气大,身手也很是了得,先是徒手打伤了陈到、廖淳、杜远三人,后又夺了把朴刀,将戏鸢和枣祗都挟持在手。徐福见势不妙,这才派人飞报黄粱。

    仔细听完缘由之后,黄粱哭笑不得:这事情原也没那么复杂,眼下竟然演变成如此局面,简直可以称作“一头疯牛引发的劫案”。

    案件缘由虽,但黄粱最的还不是这个,最的是这位匪首的悍勇——徒手击伤陈到、廖淳、杜远三人!这等能耐,只怕袁术手下的名将纪灵也未必做得到吧?

    黄粱意识到眼前这位壮汉无疑是一位难得的人才,自己如若能够将其招揽麾下,此人必将成为“虎狼黄巾”的王牌战将。但眼下局面却与其视同水火,难度可想而知。 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